知悦

漠北君与尚清华的某个晚上……(这是一篇甜文,可能文中人物的性格与本来的不太相符,请见谅。)

尚新华跟漠北君回家的第一个月——

“漠北君,我想回家。”

“不许”  “为什么?”漠北君瞬间抱住尚清华的腰“你说为什么?”尚清华见漠北君快要生气了连忙喊到“大王,不要生气嘛。人家就是想回家啊。”

现在尚清华不怕漠北君打他,反而学会了撒娇,因为他知道漠北君罪受不住他撒娇了。“你……你要回哪?”

“苍穹山……大王以为我要回哪?现在我过的这么好我哪舍得离开。只是因为苍穹,山里面有我的弟子虽然我也不算是什么峰主了,但还有这么多弟子,不好把他们晾在那儿。所以我想回去看看。”

“嗯……那我与你一块回去。”

“您……您就算了吧!毕竟那百战峰的峰主还没死。”

“可你要是受欺负了怎么办?你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怎么办?没有我,你怎么办?”

“我……掌门师兄一向待人很好,断不会容不下我毕竟师兄弟一场。好啦,你就放心吧。”

“好吧!”

次日尚清华就带着漠北君的人,风风光光的回苍穹山。尚清华坐在轿子里感觉自己就像出嫁的姑娘回娘家探亲一样来到苍穹山,山脚——

“你们就不必跟着了。我一人上山便好。”尚清华走出轿子对漠北君的人说。

“可……漠北君吩咐过,咱们一定要看好仙师”

“都到山脚了还不放心吗?况且百战峰峰主,会发现的,你们就不怕?要出什么事儿,我一个人承担。难道你们要违背我的命令?”

下人们觉得违背尚清华的话可能会死的更惨,便放尚清华,一个人上山……

到了安定峰已经是晚上了尚清华不打扰众弟子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收拾收拾便躺下了。突然感觉腰间被这手环住了。

“我想你了”

“大王今日早上你才跟我告别怎么这么快就想我啦。”

“那是自然,少了你都没有人给我暖被子了。”

“我们在这里这样会不会被别人说呀?”

“我看谁敢说,就算他说,说的也是事实。你本就我的人。”

“大王,我发现你脸皮变厚了。”

“还有更厚些清华要不要尝尝?”

“算了算了……”没等尚清华说完,漠北君就开始啪啪啪了……